DONGDONG NEWS / 东动消息

  • Gallery

    感谢大家参加2014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

    感谢大家参加2014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 音乐人、合作伙伴、发言嘉宾、专业人、志愿者们 还有所有帮助了了东动的朋友们。 多亏了大家,东动这个年轻的音乐活动在第二届已经真正成为了全球音乐人和音乐产业人在中国的一个新聚点。 2014东动音乐产业论在北京时差空间举行,汇聚来自全球的音乐产业人, 呈献了14组论坛、对话、工作坊、和1个专业配对环节。 东动数据 375位专业人加入 (2013年为268位 , 人数增加40 %) 来自13 个国家 来自国内、西班牙(今年我们与巴塞罗那音乐进出口办公室合作推出了特别的巴塞罗那板块)和法国的音乐产业人的增加最为让人欣喜。 55 家特约媒体 东动工作坊由丹麦Artlab工作室呈献,通过他们经验丰富的讲师的现场指导,为年轻音乐人们提供了一些职业音乐人必备的专业性。 来自国内、亚洲和欧洲的31组音乐人在4座北京最好的现场 – 愚公移山、DDC、DADA和米家思呈献了精彩演出。 6 组东动音乐人进行了一次穿越7城、10场演出的中国巡演 2014东动音乐节(北京+巡演)一个接待了3100名观众(低温和污染对我们的影响不小) 。 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东动音乐节,明年见!

  • IMG_5139

    SEXY PUNK BOYS @DONGDONG

      11月28日,愚公移山,魅力十足的Rustic将顶替因不可抗原因无法来华演出的韩国合成器朋克乐队Idiotape。

  • DongDong Folk

    东动民谣阵容

      三川古筝、张玮玮&郭龙、宋雨喆 和 张思安是今年东动音乐节上的民谣音乐人。他们演奏中国西北梦幻般的旋律、泥泞的布鲁斯和晶莹的弦乐,每一位都在各自的领域有口皆碑,不要做过他们在愚公移山和DDC的演出。

  • Artlab

    活动付清

    今年是我们第二次邀请到来自丹麦的Artlab团队进行工作坊的教学。 事业日–提升(独立)音乐人的专业性-由专业音乐人、Artlab讲师Karen Abrahamsen呈现的3小时工作坊。 数字推广–最大化你的线上简历,互动和成效!由数字推广专家、企业家、Artlab讲师Torben Eik呈现的3小时工作坊。 提升你的现场表现力–让你的音乐可观、可听、可感受 : 由专业音乐人、现场演出导演,Artlab讲师Kristian Koch呈现的2-4小时大师课/工作坊。   欢迎邮件: info@dongdong-event.com 进行注册

  • China-Music-Business-intellectual-property

    老外眼中的中国知识产权:转型浪尖,何去何从

    搜狐娱乐讯 受访者介绍:Ed Peto生长在伦敦的2006年搬来了中国,并开始在音乐产业的第一线上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创办了格外音乐,专注于西方音乐公司进入中国音乐市场的解决方案,内容包括音乐营销、版权管理、音乐授权、市场动向预测与音乐人经纪等。2014年Ed登上了Billboard国际音乐势力榜单并频繁的作为中国音乐市场顾问接到各大公司集团的邀请。 本月下旬,Ed Peto将代表China Music Business为东动产业论坛+音乐节(11月26-29日)筹办“版权是非,中国音乐知识产权新趋势”论坛,特别邀请到国际唱片业协会中国区首席代表郭彪先生,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春飞等人,目的是向大家提供一些有关中国版权复杂现状的一些背景信息并对相关内容加以深入探讨。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由开关文化举办,将在11月26-29日于北京举行,由两日针对行业人士所创办的产业论坛、讨论会和工作坊及为其四日、分布在北京东城区不同音乐场馆的音乐演出组成。 在本篇采访中,Ed Peto预先解释了一些关于国内外音乐版权发展现状的背景和问题,介绍了关于论坛涉及到的内容和其重要性,以一个来自国际背景的专业人士的视角对中国极具特色的版权现状进行了思考。 1.在我们开始讨论国内知识产权现状之前,是否可以请您先简单解释一下和知识产权相关的一些业内人士都应当知道但却还有欠缺的核心问题? 简而言之,知识产权(或称智慧财产权)主要涉及三大领域:商标、专利和版权。这些都是保护智慧创作成果、保证创作人从中受益的核心手段,在其中显然版权这一项和音乐产业是最直接相关的。 当一位音乐家创作出一首歌的时候,他也自动获得了和它相关的版权。在这首歌被录制下来的时候,另一种版权也相应产生。它们分别是——“创作”和“录音”两种版权——都是属于创作者/制作人们独家所有的权利,可以通过复制、发行、表演等各种形式加以利用。整个音乐产业都是建立在对这两种版权权力的实施之上的。具体的细节非常复杂,但这是关于版权最基本的解释,但实际上,即便是在产业内,对此缺乏了解的人士也大有人在。 2.中国盗版/非法下载猖獗的情况大家都不陌生。您认为这些问题在中国格外严重的理由是什么?又或者您认为有哪些知识产权相关问题是中国所独有的? 盗版问题一定得在整个社会语境下来观察,尤其和一个社会所处的发展阶段是分不开的。中国的经济在迅速崛起,主要依赖于制造业、出口,近年来国内消费的比例也越来越重。在这个阶段内,批量生产的重要性常常超过了创新,在不少领域的发展初级阶段,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可能会对该领域的发展造成阻碍。 然而中国必然会从一个制造型的经济转化成一个创新型的经济——想要超越同类竞争者企业必须进行不断创新——这意味着中国国内曾经侵犯过其他所有者知识产权的企业现在也必须要开始利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原创知识产权。 上述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商标和专利两个方面——工业发展的主要部分。但版权由于对于这样的经济发展造成的影响相对最低,一直没有得到人们应有的重视。 中国第一部现代版权法案还是在1990年颁发的,当互联网在90年代末21世纪初开始普及的时候,整个社会对版权的认识依然相对淡漠。其结果就是在数字网络上充斥着侵犯版权的内容,而且人们完全无法意识到这些内容的价值。消费者甚至真心相信它是免费的,在很多案例里,传播这些创作的平台也认为它是免费的 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可以看到数字媒体经济(以版权为支撑)开始重复制造业和工业经济的发展模式(以商标及专利为支撑)。不少一度严重破坏知识产权的大型的数字内容平台现在开始通过保护版权以将自己和其他竞争对手区分开来。现在还是这一发展的初始阶段,但发展的迹象是非常明显的。 3.在您自己接触中国知识产权的经验里,你遇到过最主要的问题有哪些,在过去的几年内这些问题和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作为在中国的国外版权代理,我们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在于如何合法地将版权进口至国内。如果你无法合法地将自己的内容进口至中国,你将1)无法由此获得收入,2)无法保护自己的内容免受非法使用的侵害。行业障碍非常之多——有些是显性的,大部分是隐性的——它们使得我们无法简单直接地在中国代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因此,我们和中国国内的竞争者无法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在内容成功在中国得到授权并开始传播之后,我们必须开始使用既有法律来保护这些知识产权。不幸的是,由于版权法案依然还在成长完善的进程之中,真正将这些法案落到实处还是存在很多困难的,尤其是对于一家外资企业来说。我们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和代表主要唱片公司的例如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这样的组织合作。在东动产业论坛上,我们也荣幸地邀请到国际唱片业协会中国出席,我也将在现场和他讨论这一问题。在过去的几年里IFPI在推动中国政府完善版权保护法案方面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推动了中国版权保护的发展。 4.许多人认为现在已经是数字时代,我们应当重新审视整个版权局面乃至整个音乐行业。对这样的说法您有什么看法,理由又是如何? 实话说,我认为这场全球性关于版权的讨论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不必要的历史积怨。我们首先可以在西方产业的背景下了解这个问题:在前互联网时代,唱片公司对整个产业链占据控制的地位,决定了大众消费的内容、场合和价格。这首先压榨的是艺术家,因为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通过这条窄路和唱片公司签署不公平的合约;同时这也在强迫消费者进行消费,他必须支付20美元的价格购买CD,即使可能他只喜欢这张唱片上面的两首歌。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一格局剧烈地发生了变化,而音乐产业本身显示出重重劣根性:创新速度过慢,抵抗技术革新,起诉消费者等等。这些问题导致的后果便是大多数人对唱片公司都充满恶感,而且更糟糕的是,由于唱片公司被认为是力量极大的版权霸占者,版权在人们心目中也缠上了负面的印象。在互联网刚出现的年代,西方世界甚至有一段时间流行这样的说法,人们称“版权已死… 版权不过是大公司发明的武器… 摧毁陈旧系统”等等。但实际上,事情的发展和这样的论断恰好相反:版权是保护个人不受大公司剥削凌虐的唯一手段。当你录制自己的一首歌——同时产生上述的两种版权——在理论上来讲,你就受到了法律的保护,大公司和其他人将无法将这份产权从你这里偷走。许多大型科技公司都是建立在大量免费内容的基础之上的,因此所受损失最重的恰恰是个体的“小人物”。实际上,最反对保护知识产权的正是这些大型科技公司这件事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毫无疑问,在这一新兴的数字经济环境下,版权本身也必须进行革新,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无限度地全盘重来。对于整个音乐产业的重新思考也不能忽视唱片公司的作用:即便许多人都在丑化唱片公司,但想象一下,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将自己总收入的20%用来投资发展新艺人?归根结底这是唱片公司的定义:一个自己承担风险投资新艺人进行发展的机构。唱片公司对于整个行业生态环境的存在至关重要,必定还会以某种形式持续存在,虽然某些进化发展也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的音乐行业开始发展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但还远称不上健康繁荣。90年代中期和21世纪初期,CD的销量曾一度堪称客观,但在过去的几年里销售总额却陷入了史上最低。从此以后,任何发展都只能触底反弹。 许多人都认为全新的版权法案、没有西方产业包袱等特点会让中国有机会打造出一个全新的音乐产业,但我并不同意这个观点。实际上,在中国市场保持停滞、缺乏创新的年代里,西方唱片工业已经经历了坍塌和部分重建的过程。有些一厢情愿的学者在用中国作为一个没有版权保护依然“繁荣发展”的市场的例证,但我认为这一说法毫无可取之处。缺乏一套成熟和可靠的版权保护法案已经对中国的创意行业造成了不可计算的损失。 未来的任何发展都将严重依赖于中国版权保护法案的成熟。这些法案的有效实施也会进一步鼓励人们开始投资发展新的艺人。当在音乐产业的投资可以获得收益的时候,所有事情才会发生改变。那时,中国的音乐产业才能称得上是真正地开始发展了。 5.请简要介绍一下本次论坛的参与人吧! 您认为在东动这样的产业活动内举办这样的论坛的重要性何在? 现在我们已经邀请到中国IFPI的首席代表郭彪先生。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在中国参与版权保护奋斗事业已经有超过20年的经验,先是就职于中国国家版权局,而后又开始直接代表整个唱片行业。他有足够的经验和独一无二的视角,能够告诉我们整个中国版权发展的疯狂故事。 我们同事也邀请到了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著名知识产权律师郭春飞,她也为整个版权保护事业奋斗多年。在为版权所有者获取卡拉OK音乐版权的运动中,她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变化对未来产生的影响也可能激起巨大。她既是大型公司诸如阿里巴巴的法律代表,同时也帮助(包括格外音乐在内的)许多小公司了解国内复杂的版权情况。 届时我们还会有第三位论坛参与者,现在还无法公开。 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断听到许多中国科技、媒体或娱乐行业内的重要人物说“版权在中国不存在”。只要还有人这样说这样想,这样的论坛和讨论就至关重要。尤其是对于资历有限的行业内“小人物”来说,了解这些内容很有可能和他整个事业成功、和他是否能够创造、保护并充分利用自己的版权息息相关。 6.在东动产业论坛上的这场讨论主要涉及的话题将有哪些?在中国知识产权界有哪些新鲜事? 这场论坛将是了解中国版权现状的一个绝好机会:它的历史、发展和未来——大部分我在上文罗列的话题都会在现场进行严肃探讨。我们也会探讨最近对版权法案所进行的一些修订,其中涉及到不少很有趣的改变,长远来看可能会对整个行业造成重大影响。

  • Liang Long

    梁龙聊艺人经纪

    二手玫瑰的主唱兼经纪人梁龙 将在11月27日加入东动,和欧洲产业专家Paul Craig, Allan McGowan 和 Eric de Fontenay一起讨论东西方艺人经纪在实际操作环节中的同异。

  • JB GUILLOT BORN BAD

    和Born Bad 厂牌的JB Wizz对谈

      JB Wizz 是法国地下厂牌 “Born Bad” 的创始人, 他还拥有一家同名的唱片店。Born Bad厂牌其实只有Jb一名成员,在他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台电脑,一部电话,和一个机智的头脑。但就在他一个人的运作下, Born Bad如今是欧洲最大的独立厂牌之一。欢迎大家11月27日来听他聊聊。

  • DADA line-up2

    东动电子舞台

    今年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又将回到北京另类舞曲的圣地DADA,为大家呈献一系列来自中国、亚洲和全世界不同风格的电子音乐人的精彩演出。 11月27日周四,卢森堡chill wave 大神 Sun Glitters 将用他美妙的Glitch旋律开启东动的深夜party,随后北京实验硬件乐队White + 也将带来狂欢式的DJset, 而声音建筑师Far/∞也将为大家呈现“高浓度工业techno”。 11月28日周五,我们将荣幸的向大家介绍两位从英国归来的音乐人 – Fifi Rong,来自北京,成名于伦敦,是一位有着博士学位的地下音乐唱作人,她在舞台上有着”狐仙”一样的造型,创造着充满诱惑力的独特Trip Hop。她曾合作制作了Trip Hop大腕Triky的新专辑并在其中献唱。另一位是制作人Howie Lee,他是北京最“失控”的家伙之一,作为Do Hit音乐团队的合作创始人,他还创造着颇具融合性的地下BASS音乐。而这一晚的压轴DJ则将是法国传奇电子乐队Telepopmusik的DJset – DJ ANTIPOP!一样的美妙旋律,更多的跳舞节拍。 11月29日周六,东动将携手北京“声名狼藉”的party厂牌Antidote为大家带来一个亚洲电子之夜 – Soolee,韩国最有影响力的地下techno制作人和媒体艺术家。Calliph8,来自马尼拉,是采样运用的大师,他将为我们带来他独特的声音拼图。成都的NICHIFANLEMEI,Footprint厂牌的创始人,他称自己的演出为“没有个人色彩的Groove“。当然,最后还有北京观众们喜闻乐见的Shackup。